网站首页
你好,欢迎来到中国保护黄河基金会! 请登录 | 免费注册

中文简体ENGLISH

黄河文明
捐助中国保护黄河基金会

  为保护黄河捐赠,为保护黄河献上一份爱心、贡献一份力量,并表达了承担社会责任的良好心愿。同时,也愿与中国保护中国保护黄河基金会结成协作伙伴,把爱心和捐赠变成常规行动。中国保护中国保护黄河基金会宗旨及职能,愿把这种捐赠和心愿变成保护母亲河的实际行动,使母亲河青春永驻、万古奔流。

华夏第一王都——偃师二里头
2012/6/20 13:47:00 福建日报网

 

3600年前的宫城,开创城市规划先河

 


    发现于一九五九年的偃师二里头遗址,是中国著名的青铜时代都城遗址,时代约为距今三千八百到三千五百年,相当于中国历史上的夏、商王朝时期。    

    在二里头遗址发现的这座至少距今约3600年的大型古代宫城,是迄今为止可以确认的我国最早的宫城。新的考古发掘表明,这是一处经缜密规划、布局严整的大型古代都邑。始建于二里头文化时期的二里头宫城,面积逾10万平方米,就目前的认识而言,它是我国古代最早的具有明确规划的都邑,其布局开创了中国古代都城规划制度的先河。
    在近年二里头遗址的田野工作中,考古工作者已探明宫殿区的四围均有宽达10余米至20米左右的大路,大路纵横交错,大体呈井字形,构成二里头都邑中心区的道路网。新发现的宫城城墙就是沿着已探明的四条大路的内侧修筑的。
    宫城平面略呈长方形,形制规整方正,保存完好的东北角呈直角。宫城东西宽近300米,南北长约360米至370余米。城墙用纯净的夯土筑成,宽约2米。它始建于二里头文化二三期即早、晚期之交,延续使用至二里头文化末期。目前,已在宫城内发现了两组排列有序的宫殿建筑群,它们分别以著名的1号、2号大型宫殿基址为核心,每组都有明确的中轴线。宫城、大型建筑以及道路都有统一的方向,显现出极强的规划性。 
    作为中国文明与早期国家形成期的大型都邑遗址,在目前开展的中华文明探源研究中,二里头遗址是一个已知点,但它的总体聚落面貌、宫殿区的结构和布局却一直有待于廓清。二里头宫城发现之前,我国可确认的最早的宫城遗迹,见于商代早期的偃师商城遗址,面积约4万平方米。此后的中国古代宫城连续演进,在明清时期营建的北京紫禁城达到了顶点。
    新的发现使我们知道后世中国古代都邑营建制度的许多方面,都可以追溯至二里头遗址,如纵横交错的道路网、方正规矩的宫城、宫城内多组具有中轴线规划的建筑群、建筑群中多进院落的布局、坐北朝南的建筑方向以及土木建筑技术的若干侧面等等。至少在距今3600多年以前即已出现的二里头宫城可以看作是中国古代宫城的祖源。 
    

    “华夏第一王都”的中国之最
   

     我们不妨先列举二里头遗址的若干重要发现,从中可以窥知它作为王朝都邑的高度发达与复杂程度,这在中国历史上都是前所未有的。
    这里发现了——
    最早的城市干道网
    最早的宫城(后世宫城直至明清“紫禁城”的源头)
    最早的中轴线布局的宫殿建筑群(都邑与建筑上的王权表征)
    最早的青铜礼乐器群(华夏青铜文明之肇始)
    最早的青铜近战兵器
    最早的青铜器铸造作坊
    最早的绿松石器作坊
    最早的使用双轮车的证据
    最早的具有明确城市规划的大型都邑
    此外,大型“四合院”建筑、玉质礼器、各类龙形象文物、白陶和原始瓷的发现,以及骨卜的习俗、鼎鬲文化的合流等等,都是“中国”元素的大汇聚。
    

东亚最早的“核心文化”
    

    与早于它的众多的史前文化相比,二里头文化的分布范围首次突破了地理单元的制约,几乎分布于整个黄河中游地区。其文化因素向四围辐射的范围更远大于此,北达燕山以北,南至由东南沿海到成都平原的整个长江流域,东及豫鲁交界,西到甘青高原一带。
    鉴于上述,我们可以说,二里头遗址是迄今所知中国最早的广域王权国家的都城;而在当时文化发展程度最高的二里头文化,则成为东亚地区各族团在走向社会复杂化进程中第一支遥遥领先的核心文化。
    

还有多少“中国之最”会出现?
    

    为什么会有众多“中国之最”在二里头出现?把二里头遗址放到其出现前后大的历史背景中去考察,我们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它的每一项发现都牵动人心,并有理由相信,在这片神秘的土地上,还将会有更多的“中国之最”出土。
    约公元前3000年至公元前1500年这一千多年间,中国历史上发生了急剧动荡的社会大变革。这一变革可以用文明化、国家化或社会复杂化来概括,作为中华文明最早阶段的夏商周三代王朝文明,即诞生肇始于这一时期。
    这一时期一个大的分水岭是公元前2000年前后。此时,数百年异彩纷呈的中原周边地区的各支考古学文化先后走向衰落;中国历史上首次出现了覆盖广大地域的核心文化,即以河南偃师二里头遗址为典型代表的二里头文化,在极短的时间内吸收了各地的文明因素,以中原文化为依托而迅速崛起。以往的史前考古学文化在空间分布上基本不超出其所在的小的地理单元,而二里头文化几乎分布于整个黄河中游地区,东西达600公里,南北达500公里,向四周辐射的范围更为广大。 
    这一时期最令人瞩目的是超大型都邑型聚落——二里头遗址的出现。据最近的调查与钻探结果,二里头遗址的现存面积约300万平方米,实际面积还要更大。经40多年坚持不懈的田野考古发掘,这里发现了纵横交错的道路网、大规模的夯土建筑基址群和宫城城垣,发掘了大型宫殿建筑基址数座,大型青铜冶铸作坊遗址1处,与制陶、制骨有关的遗迹若干处,与宗教祭祀有关的建筑遗迹若干处,以及大中小型墓葬400余座,其中包含出土成组青铜礼器、玉器和漆器的墓葬。此外还发现并发掘了大量各类重要遗迹,出土大量各种质料的器物。
    二里头遗址的规模和内涵在当时都是独一无二的,有理由相信它已步入产生了国家的文明社会,是迄今为止可确认的我国最早的王国都城遗址。如果将龙山时代及其以前华夏文明起源期各地考古学文化的存在状况比喻为“满天星斗”的话,那么随着二里头时代的到来,这一多中心的状况即宣告终结,二里头文化与后来的商周文明一道,构成华夏文明形成与发展的主流,确立了以礼乐文化为根本的华夏文明的基本特质。
    在华夏文明早期发展的进程中,二里头时代开创了一个新纪元。这是一个华夏文化结束多元、进入一体化的文明阶段的时代,一个以中原为中心的历史格局正式形成的时代。可以说,二里头时代的历史意义远远超出了“夏代”的范畴,而给予后世的中华文明以深远的影响。
    来源:福建日报网